记录一些琐碎的琐碎。——记于15日通宵。

A

>>>

这个夜晚有点静。这是一个属于2011年5月14日的夜晚。

在我再一次的敲下这样一个一个字的时候,我发现原来自己的内心一时的泛起了这么多的感触。很久了。的确很久了。当上网成为一种奢侈品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变了好多。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在我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已然变得很陌生。

B

今晚。在5月14日的夜晚,风之彩外面很静。有点可怕。天空里没有几点星云。微微的风从西门吹来,一阵惬意。大约11点的光景。小王子给我打电话说他没吃饭。我在街上转了转,帮小王子买了面包送到风之彩。于是就有了今晚这个可以让我反思一下自己的机会。

C

是啊。我足足有三四个月没有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了,大学生涯已经过去一半。如今。闲章要走了,辰也是,侯现萍所在的护理系也要在两周后各奔东西。我是又要有一批好朋友要离开了吧。心里酸溜溜的。14日,闲章请唱歌。这是我在年后第一次见到侯现萍。虽然她嘟着嘴说见到过我好几次我都不理她。可是我真的没有发现过她。KTV是我当仁不让的地方。狂傲不羁不算,“麦霸”一称可算非常名副其实。可是在这次,我看到侯现萍之后突然的静了下来。不但称不上“麦霸”,而且“开朗”一词好像也丢了。好时光KTV里包厢里,闲章在为了一个话筒的归属问题跟一个学姐开辩论赛,辰辰同学依然装饰出他一贯的成熟男人形象,并且一首又一首的展示着他动人的歌喉。我独自坐在旁边,却一点也笑不起来。这一刻的时光像是一种梦幻,又像是云遮雾绕的理想,好美,但似乎又是因为它的美好,让我感到它凌乱的易碎品质。玉石磨砺了,却也不再奇特了。我在点歌器上点了六首歌。都是珍惜友谊,离别感伤的。可是似乎没人注意到。其实我是用心唱的。只是过于紧张了。以至于后来声音走调,眼圈通红。

其实我是真的很珍惜大家的。只是有些时候我说不出来。

傍晚,我跟闲章在图书馆前面的小广场上席地而坐。话题,关于朋友。我不太习惯闲章那么认真的感觉。印象里闲章应该是一个永远不知道想些什么的人吧。突然的认真让我不知所措。我最终还是从他拿在手里一天的那个“将军”的烟盒里抽了一根,用打火机燃了。烟在腹中,我感觉苦涩。

我有着这样一个比喻。电大像一座密不透风的监狱。里面压抑的让人生不如死。闲章是一个擅长苦中作乐的人。辰辰永远淡泊名利。而我,仅仅是在这座坟墓似的监狱里抓住他们两个的肩膀朝外面的天空微弱的喘气。一年后,电大没变,坟墓还在,可是故事却要重写了。我突然发现鲁迅说过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给我参透了。故事在延续,是要爆发还是要灭亡?有机会,且只有一次机会重写。是要怎样写呢?拭目以待了。

D

通宵到了下半段。1:00整。

这也算一个新的开始了对吗?小王子跟海龙在后面不断的玩着一个又一个的游戏。《那些花儿》跟《冬天的秘密》要怎样的重复。现在的我也只能握着琴弦感慨了。

凌晨1:24截稿

柯扬

于风之彩网络会所

2011.5.15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