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泠泠悻悻的一切、

A

>>>

 

我真的期待有一场大雪,可以覆盖整个大地,然后就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然后一切就重新开始,在我流离失所的一个人的城市。知道这里的雪很大,大到可以让人就像……

 

我期待。所以连过冬的帽子,围巾,靴子,统统准备的妥妥当当。

 

 

B

 

 

听有人说过他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我将信将疑,以至于自己自作自受!怎麽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荒谬的想法。每天的生活就像一滩散发腥味的污泥、沉闷、恶心、浑浊,压抑的像是头顶了个烂西瓜。从来找不到了那种充实的感觉了。有plain,有魔方,他们在的时候的那种充实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荡然无存了。我知道每一次在我难过的时候都会有她们的安慰。有她们骂我不争气,我却感觉欣慰。而现在我很彷徨,很失措,就像没有了方向,怎莫也找不到那个我们苦苦找寻的出口,直到我遍体鳞伤,泪流满面也不曾停止,尽管她们都为我着想的骂我没出息。

 

一个阴天散开来,一片树叶掉下来,一座秋天塌下来……

 

 

C

 

 

那天她问我,“你快乐吗?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呢?童话,为什麽会这么颓废?”拿着我的心理测试,很不放心的她在问着我。你从来都不快乐,为什么要掩饰?

 

眼泪掉了下来。

 

一旦被嘘寒问暖就会忍不住,因为我受不了。

 

那个喜欢在阴天里仰望天空的孩子也一样!那一天,被罚了,也许这就是我们自己惹的祸,不是什么天注定,该来的还得来。整栋的宿舍楼,我们八个人,一个课间后,我发现我们好象很勇敢。可是结果是“等待指导员下次检查!”鬼知道他们什麽时候检查,擦!

 

D

 

 

“快点!”

 

我们疯了似的在彩云城的柏油马路上跑着,好疯狂。路人,不一样的目光!二十七路,我们打完工没来得及吃饭就去赶得去学校的车,直到累的晚上连打电话的劲都没有。不过真的很庆幸那一天的成绩,即使只有三块钱的提成,但这也意味着找到了自己的价值,自己算是得到了,虽然这不算什么。

 

总觉得他的思想里是无穷无尽的黑色潮水,诗歌和网络是他身体流淌的冰蓝色的血液,他像所有那个城市后现代阴影下成长起来的动物一样,极度自恋又极度脆弱,在网络这一空间里扬扬洒洒的散落着,从来不知道在想什么,是向上还是向下!

 

 

E

 

 

有些时候,好像很庆幸,还有那样的一群死党。在烟台有魔方跟我说别感冒了,有在四川那边跟我说游行别去的于小喜,有还是寡人一个的桐,还有在济南的姐妹plain和Crystal,在青岛时不时问我近况的楠跟杨慧,最后还有一个自认为是我哥而我觉得还像哥的在聊城的柯扬。有他们,很幸福……

 

 

 

 

 

来自童话。腾讯部落格

柯扬整理于2011.7.17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