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晓敏。聊城电大的永远。

文/董晓敏   整理/柯扬

首语

  一个大雨肆虐的上午,嘈杂的电大图书馆,柯扬问我:“如果以后很长时间见不到我了,你会怎样”。

 

 

  A 、序 。

>>>

站在大一的尾巴上有点伤感!江北水城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美好,电大也不是我理想中的象牙塔,但对于那些以后只能用想念来定义的人而言  ,这个城市突然间又变得那么美好与可爱...我不否认自己是一个不成熟的孩子,舍不得看着那些亲爱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我远去。

 

就在那个大雨肆虐的上午,嘈杂的图书馆二楼,柯扬一脸忧伤问我:“如果以后很长时间见不到我了,你会怎样”,听到这个问题的那一刻,好担心,脑袋中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想哭,我知道这个问题不是空穴来潮,因为最近所受的刺激真的有点快到极限了,我很坦然的说,我很害怕,很害怕再出点什么意外,以后就孤单的过了,我以为他生病了,一位电视剧大多都是这样上演的,而就在那个让我心烦的图书馆,柯扬说出了....

 

B、城北。

 

记得城北离开的那天是清晨,他告诉我不用去送他,跑完早操回到忆恒轩,我很纠结,在寝室里握着手机,期待柯扬来电的同时,来来回回的在那几步就到尽头的走廊中走了N遍。心里始终忐忑不安,我明白自己不去送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到他,黄花菜快凉了的时候也没有等到柯扬那只猪的电话,想打电话问一下他什么情况,却听到了一个很温柔却让我很厌恶的声音,“移动全时通”这五个字让我无奈至极,然后被逼之下打开了通讯录按下了城北的大名,却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拒接,失落的情绪顿时高涨,室友们一脸同情对我说:“别让自己后悔,现在去还来得及”。去与不去,纠结的我心痛,然后又在通讯录中翻到了一个学长的电话拨了过去,他很着急的告诉我,他们在工程学院门口,接他们的车已经过来了让我快点过去,那一瞬间,我不再犹豫,擦干在眼中打转的眼泪,一路飞奔跑到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工程学院,还是决定了去送他,送他我明白,即使有千般不舍,却也有万般的无奈,跑到系门口,大一眼见到的死猪就是城北,那个以后不知何时再见得到男孩,我舒了口气,终于赶上了,笑了,笑的那么如释重负,但是却有一种淡淡的担心,我怕他会骂我,口是心非的说将“我来送你”改成了“我来送那个学长”,以为我没有忘记在忆恒轩我打他电话时他的拒接,只是看见那件墨绿色的短袖整齐套在他身上时,那么宁静,那么祥和,那么洒脱,有点小小的安慰,从见到他的那一刻,我不在转移视线,就想静静的看着他,多看他一会,因为能再次见到他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我也知道时间和距离的可怕,他走上车的那一刻没有留给我一句话,包括那仅有两个字的“再见”也没施舍给我,我站在工程学院门口,远远看着坐在车窗前的他和我挥手,我冲着他笑,心酸的泪水在肚子里翻滚着,看着那辆蓝白色的车缓缓的驶出我的视线,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忽然间感觉这个夏天好冷……

 

我不会忘记第一次他带我去火车站,那是我第一个在江北水城所去的地方,不会忘记第一次他带我去七彩,那是我在江北水城第一个去的网吧,不会忘记带一次他带我去图书馆,那是我在电大第一次去的神圣的地方,不会忘记他第一次带我去的聊大,不会忘记他第一次带我去东昌湖,不会忘记他第一次带我去五星百货,不会忘记我们一起去的溜冰场,更不会忘记我们一起拍大头贴手足无措的滑稽,也不会忘记他去芜湖的前一天,为了和他在一起逃了整整一天的课,我们一起涂鸦的小熊,他涂鸦过程中的经典语录,以及End后他孩子一样的笑容都是那么的记忆犹新,记得我们一起看到的孔雀开屏,记得我们在人民公园一起坐的跷跷板,还记得我们在江堤乐园一起坐的“三维太空”、一起进的鬼屋......“好时光”KTV,他的“安静”、他的“蓝色土耳其”他第一次问我“喜欢听什么歌”...

 

工程学院4—4,那里有他太多太多的回忆,他的笑容,他说的鬼话,.....!那个教室,有我深深的想念,但是他不再回来了,在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城市,有我深深的牵挂,11年的平安夜,我一个人会好好过。但是,还是那句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C、贤章。

 

认识贤章,就像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完成后我们发出的感慨一样“纯属意外”!!!第一次见到他是一个傍晚,而且要声明的是十月一的傍晚有点小凉,因为城北不正常的缘故我提前三天从家里回到了学校,一顿丰盛的晚餐让我认识了贤章,习惯了见到陌生人就扮演淑女角色的我对第一次见到的他也没有例外,只是没想到这个角色在他那竟然吃不开,他不让我喊他学长,他对我没有摆架子,当时所有的压力让他说的一扫而光,感觉蛮兴奋的,他介绍他的名字时,我真无奈,想拿块豆腐拍死他,好好的一个名字能让他曲解成那样,套用柯扬的那句经典的话就是“什么人呐”、哈哈...还记得城北因为买了不同口味的营养快线,他竟然还和我用剪刀石头布的方式来决定,第一次见面啊!!!:-(不过想说他的剪刀石头布确实蛮厉害的.....

 

和贤章和能够在一块,可以无所顾忌的去玩,他单纯的如此透明,就像柯扬文章里所形容的那样,他就是那种洗洗就可以吃的孩子,但是他永远都充满朝气,永远都那么有活力,在他身上,随时可以让人感觉到年轻真好,说闲章是个孩子,似乎有点错误,有事吧感觉他的话也蛮有哲理的,只是无论他怎样装深沉,也只是一个四不像,因为他是属于快乐的,但是在某一瞬间他也是伤感的,柯扬曾经对我说过,贤章走的时候对他说他在电大闲章感觉电大就像他的家,回到电大至少还有一个朋友,其实我想说,柯扬以后不再了,电大依旧是你的家,我还在电大,还是你的朋友,闲章走的那天中午,太阳甚是毒烈,他打电话让我去经典网络找他,我怕赶不及,套上两只鞋拖就一溜小跑的往那走,可气的是他嘿嘿傻笑了两声说你不用去送我,我就是把你叫出来说两句话,虽然有点小生气,但是听着这一句话,看着那张欠扁的脸,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他也要走了,留不住的离开了,只是想说以后好好的,常联系哈  ......

 

D、柯扬。

 

还记得第一次与柯扬搭讪时,柯扬那无奈的眼神和不善的语气,更会记得柯扬那欠扁的表情......

 

柯扬和闲章其实都是一样的,挺好玩的,蛮搞怪的,都挺像孩子,就像在那个炎热的下午,我们顶着太阳以不怕热死的精神跑到了东昌湖,就在那儿,柯扬还绞尽脑汁得想去那个被人禁止的地方,还有小雨纷飞的下午,在人民公园柯扬一直嚷着找宠物拍照,但是人家公园却明确写着“不许遛狗”四个字啦,闷热烦躁的晚上,在党校柯扬拿着一罐雪花啤酒和我去找神仙,......哈哈,其实感觉蛮緈諨的!!

 

可是....可是因为可是,这些美好以后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吧,当柯扬在电大图书馆问我那些话时,我就知道,他不陪我上大二了,他告诉我在电大要好好的,,还会回来看我的,.....他也要走了,就算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不想哭,感觉太矫情,但是我想说我很舍不得,真的,真的不想让他也在离开了....

 

死柯扬,等着吧...我一定去你家黑死你!!哼哼.......

 

E、 End。

 

 

写到这儿,似乎也就该结束了!

 

我会在这个城市好好地,等你们在不知道的有可能某一天来看我....

 

城北、贤章、柯扬—在小敏的心里,你们是电大的永远!

 

 

 

2011.7.22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