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夕馨,我想说。

>>>

A

 

我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孩子。打完篮球后,胳膊会因为肌肉拉伤而疼痛一个月。每天晚上,当脑袋因为手臂疼痛而难以入眠的时候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撕扯头发。我很长的时间都在跟我身上的伤疤较劲。而生长在我身上的那些伤疤就像一个个长有许多感光点的触角。顺着我心里的脉络。扎根。凝滞。越长越大。越长越狰狞。直到我达到极致,决绝。

 

B

 

高考完毕,有很多的公主都在寻找自己心目里的王子。我身边的朋友很多,也许多到一个广告牌掉下来就能砸死三个的地步。可是我真正愿意去爱——就算不是男女之爱,而是真正敞开自己的心灵去拥抱另一个心灵的爱——的人,真的也不是很多。我不是一个高傲的人。我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只是偶尔寂寞的时候会傻傻的望着天空想念。很多的人说我很难了解,我于是就对着他们笑,我是一个经常笑的人,可是我不是经常快乐。很多的时候,在我的笑容底下都是涓涓的眼泪,像坏掉开关的水管咕咚咕咚的从心底流过。我对我喜欢的人才会生气,不喜欢的人却对他们微笑。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我诚实,我不说谎。但是如果有一天碰到一个迷路哭泣的孩子,那一定不是我。因为我哭泣的时候,没人看见。

 

C

 

人心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适合任何的东西生长。感情也一样。就在这一个个的伤疤之上,有一种奢侈品像附在皮肤上的水蛭,一点点的吸吮着我的血液。等到我瘦骨如柴、面黄唇白、满脸的虚弱、才肯缓缓速度。我一直执着的相信着一句话:“爱情一旦的错过朋友也难做”。那天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就把它编成短讯存到手机的发件信箱里,就一直的在等待它能够发出去。对于一些难以用语言来叙述的感情,或许一开始就是意味着结束,所以我的这句话伴随我手机从新到旧,然后丢弃,直到重新存入新手机它才派上用场。而这次的用场,彻底的结束一段难以割舍的单行爱情。或许是因为割舍的太过于用力了,等到我艰难的回头看看“战况”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条短讯的威力。横尸遍野的山麓,本以为胜利之后都会插满友谊的旗帜,可是,我的刀下得太重,连友谊也被我割掉了。我躺在这个凌乱的山麓,空灵的天空里回响着一段离别的歌:

 

D

 

还有没有人在这里,
还是早已剩下了我自己。
看天空渐渐暗下去,
黑色的风淹没了你、
我哭泣,
没关系。

面对爱情抛弃的我。
再怎么追寻都是没结果。
你说不会再相信我。
漫天的火燃烧音乐。
不要说,
离开我。

都是我的错,
音乐还在播。
为何爱情一但错过朋友也难做。
我挥霍着你的施舍突然变得的懦弱。
In the end why I still like you,
Why did you leave me in the end。
Why love but it is difficult to do.
Don't want to go away and forget your face。

 

都是我的错,
泪水还在落。
为何爱情一但错过朋友也难做。
我品尝着你的冷漠变成下一个过客。
In the end why I still like you,
Why did you leave me in the end。
Why love but it is difficult to do.
Don't want to go away and forget your face。

Why love but it is difficult to do.

Why love but it is difficult to do.

Why love but it is difficult to do.

……

 

歌词:柯扬《Special love》

 

 为你而作。

 

 

 

 

 

柯扬。

2010.8.16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