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的生命。聊城秋日斑驳的日光下。

A­

>>>­

­

天空漫无边际到让人感到开阔。­

­

B­

­

有一种阳光是会滴落的。树叶上。草茎上。沉了。就摇摇晃晃的落下来。­

­

这一天,很湿。­

­

我坐在的士上看着雨后被洗涤而后激荡了千百次的世界以及被雨水打得模糊了的车窗。心里难过到想哭。­

­

我知道,聊城终于到了。我浩浩荡荡的带着一切,丢掉我斑驳的高中回忆,横冲直撞的来到这儿。­

­

我安静的握着行李箱看着外面的天空。­

­

这一路上,经过了一百二十五家小店,一家拉面馆,两家理发店还有六七家家电维修站,走过了四十多条大大小小的胡同,见过很多品位高低参差不齐的中年妇女和穿着各异的青年小伙。­

­

的士在浸泡了一整个夏天的窸窸窣窣的阳光中穿行。而我在车厢后座上塞着耳机回想我这三个月的生活,却感觉它们突然朦胧到像摇碎了童年的恍如隔世的梦。­

­

霎时,那段浑浑噩噩的生活突然离我很远。我可以用手指轻轻触摸的那段记忆在我摊开手掌的那一瞬间透过指尖的缝隙滴落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曾经真爱的DJ音乐和迈克尔·杰克逊突然感觉不到了它们的真实。­

­

我确实有真正喜欢过它们?就连夕馨,那段如流星般短暂而绚烂的时光也在这激荡的阳光中被沉淀的毫无重量可言。那张曾经嫩的出水的脸,在未来的巧合之中被戏谑的体无完肤。­

­

C­

­

我看着前方大学的校门越来越近。然后满心欢喜的拨通了小A的电话,以最隐忍的姿态涌向未来短暂三年的怀抱。­

­

­

­

柯扬­

2010.9.05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