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n,一个活在另一个时空的男孩。

A
>>>

 

谁喜欢在夜晚窥视一个城市?昏黄的路灯光遮住眼睛然后冰冷的黑色的风掠过风衣的下摆。繁色的霓虹撑开夜幕越过我们头顶,沉默的洞悉着已逝的小半生光荣岁月。他们说喜欢夜晚的孩子是孤独的,我想是的。我着迷于那些疯狂的音乐,born说,“因为你在掩饰你内心的孤独。”我说,因为我喜欢撕心裂肺的听音乐。最近公司旁边的一辆试驾车上经常放着守望者那首缓慢迷幻的《时间潜艇》。下班后,我站下来撕心裂肺的听了很久,那首歌放到了最后,一个梦呓般模糊而脆弱的声音在唱:"Dreams come true!"
这时黑色的风突然间灌满我的衣服。我抬头一看天原来已经黑了下来。我瞬间迷恋起那种身体饱满的感觉。风力扩张出的那种空旷跟虚无轰轰烈烈的飞扬跋扈的纵横在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站在淋漓的寒风中体会到了片刻的虚幻与纯洁。这样的日子像极了去年冬天的临城。在2010年末的那个冰天雪地的城市里面,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湖,可是地图上却没有标记。元宵节的夜晚当我们听到临城人民广场第一束烟火绽放的响声时,我就看到斑驳的倒影在铺满梧桐的街上投射出了孤独。而这个时候黑色的风在顷刻间灌满了我的风衣。

B

你知道朝阳下结冰的湖面是什么颜色吗?
蓝色?红色?我说我不知道。
看过的人永远也不会忘记,是黑色,无穷无尽的绝望和汹涌。
……

我脑海中来回的回放着这几句话,这话是born在他的论坛上给我留言时说的。born是我在网购时认识的朋友。他说他是一个寂寞的孩子,我跟他说我也是,于是我们就成了朋友。

他说他生活在一个长江沿岸的小镇上,青砖古瓦,雕饰茶楼,清晨他要穿过十几座白石桥去上课。户户临河,古船酒盏,每年新茶上市举办茶艺展览。清明左右,在电大的校园里刚上完上午选修课的我收到了born寄来的包裹。里面附了一张拍摄了站在木质茶楼前的born的照片和一封信。信上是俊秀的楷体,落款是亚光。我很疑惑落款名字的含义,后来就问born,他没有回答。他说他喜欢雪,可是19岁的他却没有见过雪,我告诉他我喜欢满山的油菜花,他很兴奋,极力的央我去他那玩。他说他那里满山的油菜花。激动的情绪让气氛莫名其妙的有些尴尬。后来他很长的一段时间沉默,最后他说他只是寂寞。然后再也没有了音讯。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在想born一定是一个生活很简单的孩子。乖顺的听妈妈每一句唠叨,规矩的生活,很乖的扣好最后一颗扣子出门,见到每一个大叔大婶微笑着问好。在南国的盛夏,或许某一天他会站在一大片的油菜花田里牵起他心爱的小女友的手,相互依偎着向我微笑,而我以最干净的色彩关注着他,看着这样一个南国的孩子在一片繁花的土地上成长,逐渐变得快乐,变得轮廓清晰。
8月的暑假,born在他的论坛上消失了快三个月了。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来自哈尔滨的陌生电话。他说他是born,我很惊讶的问他怎么归属地变成了哈尔滨。他跟我说他弃读了。他很兴奋,他现在在一家就把做调酒服务生。他说他不再孤独,他去过了漠河,那座中国版图上最北端的城市,他见到了漫天的雪,他乡疯子一样脱掉了羽绒服在雪里狂奔,结果第二天就感冒了。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柯扬,跟我来玩转青春吧?”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放下电话我继续写我的暑假心得。这份心得是开学要交的。我写到——我的青春我玩不起。

C

在一天的太阳又一次的落下的时候我再次的跨上单车穿过辽河路的人群。接近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想,一天又这样过去了,而明天的生活还是今天的继续。

我想对所有行走在路上的孩子,那些形色匆匆赶路的孩子说我想站在他们旁边告诉他们你不孤单。我想找回自己曾经张扬的日子。我想重新看到异域他乡的落日余晖。我想和born一样行走在他生活的那个无名小镇。那个陌生的站台。我想告诉他们很多很多事情。在下班的路上,我茫然四顾,停了下来。身后不断有摩托车自行车穿过,我想怀念我的青春。

 

青春啊青春。
天色蔚然的落日怀念着广阔的海洋。
星光点亮的灯塔照亮了我们的梦想。
秋风落日,孤灯佛影啊。
这样的故事在星空重现。
而我要怎样续写我孤独的人生。
……

 

柯扬
2011.10.10

关键词:

4 条评论

    1. 筚路蓝缕
      筚路蓝缕 January 7th, 2019

      以前的我也是这么“骚柔” icon_razz.gif

      1. 柯扬
        柯扬 January 9th, 2019

        哈哈哈,你这属于夸奖自己还是损哦……

    2. 东东
      东东 November 13th, 2018

      意识流小说?

      1. 柯扬
        柯扬 November 14th, 2018

        哈哈,玄幻好吧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