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花 断指记忆

》》》­

­

一模结束了,二轮复习开始。一切又如刚升高三一轮复习开始的那段时光。记忆被裁成一片片剪影,伴随着教室前面走廊中的玉兰花凋落时映在地上的一个个摇摇晃晃的暗影,深深地盖在了三天都没打扫的路面上。地面上的花瓣越发的多了起来,永远的沾着雾珠,平躺在地上。­

­

我已经好久没骑单车了。自从那住校之后单车就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奢侈。我总是莫名奇妙地想起那辆伴了我四年初中生活的单车,进入高中,他似乎就已完成使命光荣的退役了。现在,他可能还在家里的某个角落被随意的丢弃了吧!曾经锃亮的车身现在也一定覆满了灰尘,就像走廊中的玉兰花瓣,就像现在一天又一天的白痴般的生活,覆盖了些许记忆!到底它在隐藏些什么呢?孤独掺着和进咖啡,瞬刻间消失无踪。­

­

现在午后的阳光出现了难得的空洞,白昼被时间挤压变形,只剩下孤独的年轮在卡卡的记录着流失的岁月,留声机卡掉音乐常发出吱吱的撕扯声,像撕心裂肺的呐喊!我还是像以前迎接校园内第一棵枯枝发芽的时候一样早起晨习。每天5点半,闹钟一响,我就翻身起床,洗漱、晨跑、打球,6点整钻入教室,开始一天如同昨日重现一样经典而苍白的自习,课本每天都在向后翻着,习题越做越厚,就像火山喷发后瞬间狂升的温度和红肿着的暗红色岩浆,然后断层,一天一天地裁剪,断指梨花,区分昨日与今日。因为温度计上显示昨日为21度,今日已然改为了23度。就像一部肥皂剧被一群白三烂地娱记炒得沸沸扬扬而后创下收视第一的票房。就像花掉1000元买回一张空白光盘,就像空荡荡的像鬼一样的房间里溢满了百合花香,一切都是木然和颓废。。­

­

小A说我彻底疯了,就如同全身麻醉。手心和脚心里穿着分数拉成的铁链,不断的向前匍匐着,尽管血肉模糊却仍在木然的微笑。所有的人都在细数着余下的日子,就想要微笑着面对死亡一样壮烈。高考就像一场大屠杀,幸运者拖着被习题榨干的躯体谄媚的向大学走去,落马者粉身碎骨的从屠宰场里爬出来,却发现脑袋内除掉一条条公式方程定理,没有剥下任何东西。一切又要从头开始,就像一个轮回,伴着血腥味和恶心感。焚烧殆尽。­

­

2010年4月8日,山东省高考考生体检的日子,所有的高三生都丢失了最后一次翻身的机会,要么永垂史册,要么粉身碎骨。公交车载着所有的高三生飞速的向前疾驰,路边的树枝被模糊成一条条鲜绿色和暗绿色的光带涂抹了窗棂,凛冽地,消失凝滞,成为永恒的记忆。­

­

我坐在车箱里,突然想,明天太阳还会再次布满昏黄色然后冉冉的升起吗?就像期待,重写历史,昨日重现。­

­

­

­

­

­

 

 

 

柯扬­

2010年4月16日­

高考二轮复习有感­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