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的感觉,一朵夜黑风高盛开的狼毒花。

A

 

>>>

 

客人已经很少了,此时已经过了放学后的那段吃饭的高峰。柯扬收拾着柜台上卖泡饼时不小心溅到台面上的汤汁。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发出了嗡嗡的响动。柯扬的动作突然凝滞了一下,神情紧张,然后在下一秒又很合适的舒缓了下来。

 

今天学校餐厅里的人出奇的少,稀稀疏疏的人在柜台前面踱步思索,饭卡在手中来回翻转着,和着屋顶上那些刺眼的白炽灯管发出的光晃得人头晕。柯扬卖掉柜台上最后剩下的那份素泡饼之后转头向里面的人喊道:

 

“叔,再做几份泡饼吧!泡饼都没了!”

 

里面的那个做泡饼的叔叔微微笑了笑,答道:“嗯,好的”。

 

柯扬突然感到很兴奋,他记得自己刚来这儿勤工俭学的那会儿,当柜台上的泡饼卖完之后有一个穿黑色牛仔裤的同学点了一份泡饼,他就很认真的对人家说了句:泡饼卖完了,你以后早点来。当场把那个做泡饼的师傅气的脸发青。

 

 

B

 

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餐厅外面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学校内樱花路旁的路灯渐次的闪亮,从餐厅一直向宿舍拉伸出去,好像一块黑色的幕布被谁剪掉了很长的一道口子,里面的白色像洪水一样倾泻出来,迅速占据了每一个人的视野。

 

就在这样的夜晚,柯扬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柜台上的情况,那个跟他站同一个柜台的学姐娴熟的按了几下挂在前面玻璃幕墙上的打卡器按键确认了一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六点四十三分了,柯扬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脱下那身白色的工作服就出了餐厅。突然一阵微冷的风从教室方向吹来。

 

跟自己一起勤工俭学的“博”七点要去参加机电助手选拔考试,所以在他之前就早早的离开了。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这晚的月亮很是明亮。虽然不到十五,但是已经亮的很透明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聊城已经开始微微变得有点冷,微冷的空气夹杂着栀子花香的甜味淡淡的涌进大脑瞬间清爽。柯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教室走去。

 

这样的日子像一架滑翔机,平白直趣的向前滑翔了一周。昨天童话给柯扬打电话,呜呜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柯扬的耳膜。童话永远是那样的喜怒无常。然而她这种凄惨的快速转换的喜怒情绪在柯扬看来早已经习惯了。因为要赶去自习,咕噜咕噜的应和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来到聊城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也让现在的柯扬在谈起聊城这座城市的时候多少多了点亲和感和认同感。

 

柯扬突然地想起了刚才那电话的震动声。于是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看未接来电。屏幕上显示了两个红色的四号字:“夕馨”。

 

白色的背景在这样夜黑风高的夜里显得那样的亮,那种感觉好像是一种刺眼的痛苦。眼睛涩涩的,难过的,感觉。

 

C

 

“柯扬”

 

一阵喊声从背后传来,华丽的音调,爽朗的气息,像春天里的一股清泉。是雨诺,一个柯扬刚在前几天加入记者团时认识的女孩。柯扬收起手机转过头看着她。黑色的风呼呼吹起来,冷冷的,海浪般向她卷去,她站在风中,头发映着路灯的灯光略显发黄的飞舞着,飘乱了那张稚嫩的脸。

 

第一天见她的时候她把一张卡哇伊的面容悬挂于脖颈之上,一副的清纯可爱样。见她第二面的时候一张更灿烂的笑容奔放的贴于脸上,就像一朵牡丹花瞬间盛开一样。只不过妖娆这个词很突兀的在柯扬的脑海里来回的旋转激荡。

 

“又见到你咯,哈,去哪呢?”脸上的表情跟这句话一样都是很不舒服的感觉。

 

“嗯嗯,刚刚在餐厅打工呢!现在正要赶去教室,过会还有自习要上……”柯扬拉了一下肩上的背包带,很认真的看着雨诺。

 

“哦,这样啊!你们上什么课?”

 

“政治,过会要赶去合堂的。”

 

“哈,真巧啊!我们也是,我也是在你教室,我们一起吧?”雨诺的脸上散发着一种让人感到恐惧的开心气息。

 

“你怎么知道我教室是哪个?”雨诺感觉瞬间一股冷气从后背传上来刷的一声传去了大脑,在脑袋里慌乱的激荡,慌乱的躲藏。

 

略微的脸红,略微的心虚,略微的无所适从,慌乱紧张。

 

 

 

未完待续。

 

 

柯扬

2010.10.16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