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校园。用青春书写青春。

她开起玩笑说:“哈,我喜欢着你,你听到了吗?”

“哈,我喜欢着你,你听到了吗?”

——题记

图片

文/柯扬

chapter1

[]柯扬[]

很多年后,当所有的人重新收拾这一天的心情的时候,都会在耳畔飞舞着这么一句话。那种酸酸的感觉,那些挣扎着等待被释放的声音,最终变成了只能回荡在自己心中不为人知的声音。

[]香晴[]

“错了吗?”

“你错了。”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着你,你却不认识我。”

……

在无数个夏天昏昏欲睡的傍晚,那些被我们曾经发誓不再遗忘的誓言和理想不知不觉的就那样的遗忘了。但只有一件事,在漫天的尘土之中,永远的单纯的一个地方,在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你,一次次的刺伤着你。那个地方,你一直的想要忘记,一直的想要尘封,却无时不刻的在一遍遍的重复的回忆着,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

物理老师说,把麦克对着音响你会听到一阵电流声从音响传来,而后这阵电流声会被来回的放大,扩张。直到把音响震坏,或许吧!因为回忆着,所以才会如此干净的记忆。因为记忆所以才会如此清脆的疼着。可是你说会不会像那台音响一样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痛的死掉呢?

[]夕馨[]

很荣幸的跟你一起机会参加了学院的演讲比赛,比赛前因为很多的事情要忙,所以演讲时用的背景音乐就让正在上网的你考了一下,可是,为什么到比赛前十五分钟你才把音乐送过来?为什么你刚刚把音乐送来就慌张的逃走了呢?为什么在比赛开始时播放的音乐就那样的被换成了DJ舞曲呢?为什么问你的时候你就一直低头不说话呢?为什么咬紧了嘴唇都不肯说话?

要怎么说呢?为什么不解释给我听呢?

[]柯扬[]

是真的相信你的。在最困难的时候真切的把手伸给你,但也真的不想自己落后你。即使是矛盾。但这些也确确实实是不能跟你说的。所以,怎么说呢?

[]香晴[]

坐在餐厅里吃着刚刚打来的晚饭,周围人很杂,我却感觉很安静,看着你红着脸欲言又止的跟那个叫做夕馨的女生站在门口,夕阳从门外的天空下打过来,映在你的脸上,拉成长长的两条暗影,突然感觉你们好般配。而自己像丑小鸭一般吃着面包米饭,躲在人群中偷偷的难过,为什么呢?

明明知道的,你们之间绝不可能出现一个我,就算是朋友也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呢?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明明知道的,我再多少次的出现在餐厅中你卖饭的窗口前,要多少次的南瓜粥,小米粥你也不会记住我的。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倔强的每天去呢?

为什么呢?

明明知道的,每次思修课上合堂的时候你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看小说的。可是为什么还是每次打过电话去想跟你聊聊天呢?尽管每次都是你还未接通就按下放弃键,然后就再也没有勇气打过去的。

可是这些都是为什么呢?

[]柯扬[]

……

图片

chapter2

[]夕馨[]

为什么会跟你吵架呢?为什么这么冲动的说出那么伤人的话,为什么你就不会挽留下呢?哪怕在我转身的时候你牵一下我的手我都会什么都放下抱住你的。可是你为什么就什么话都不说呢?我是喜欢你的,很喜欢,我不想失去你,可是现在我就是这么失去你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一句话之后就失去了你呢?我幻想过我们以后怎样的生活。我幻想过我怎么样跟你拄拐相互搀扶的站在夕阳中看海的,我幻想过你曾跟我说的那幢小房子里放置什么东西来呢!我真的幻想过的,真的。可是怎么就都什么也没有用了呢?

[]柯扬[]

夕阳中,看你一个人走出餐厅,已经是冬天了,雪快要下了吧!不知道,反正很冷,冷的我难受,我感觉我的脸上很紧,是流泪了吗?明天可能又很难看了。突然听到树头被风刮的来回晃动的声音。最上面的那些枯枝都咔嚓的刮断了。“咣”的一下从最高处摔倒了地面上,夕阳的温暖的光把你的影子拉得悠长悠长。前些天帮你买的围脖在风中来回的晃动着,呼呼呼,你离我越来越远,你要离开我吗?我们就这样的分开了吗?不是说过天荒地老吗?不是说好一块一块的往我们海边的那幢空房子里填东西的吗?不是要一直相爱到白发满头的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分开了呢?

[]香晴[]

看着夕馨哭着跑进风里我心里居然有了一阵微微的兴奋,我知道我不该兴奋的。我知道现在的你一定很难过。我不想让你难过。可是当你转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你真的难过了。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中你接连的犯错。餐厅里的老板很生气的骂了你,你怎么了呢!不要不开心好吗?真的很不希望你这样的。

[]柯扬[]

我打过电话给你,要你帮我一块继续参加比赛。是希望免除我内心的罪恶感吧,决赛我准备用我们原本为你晋级决赛后表演的那段舞蹈。你嗯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我缓缓的吐了一口气。那个舞蹈是曾经教我们排练的那个老师都说很好的。我相信一定没问题。

[]夕馨[]

我很快的挂掉了柯扬的电话。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那段舞蹈我真的不知道要不要去跳。说实话我是很生气的。如果我不去的话柯扬一定拿不到名次的。可是,我要去吗?

[]夕馨[]

我收到了一条短讯。是柯扬发来的。他说:“舞伴已经找到了,谢谢你。不打扰了!”我一下的坐到了椅子上。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图片

chapter3

[]柯扬[]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她就是没有来,我是很信任她的,她说过要来就一定会来的。她从没有食言过,可是这次她真的食言了,我一直等到节目开始他都没有来。这是她报复我的吗?是吗?

[]香晴[]

那天我在台下看着柯扬一个人在台上跳着本来是由他跟夕馨一起跳的双人舞,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在前天偷偷的跑进柯扬的教室,用他正在充电的手机给夕馨发了条短信。我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了。真的是很可怕。

[]夕馨[]

柯扬给我发了很多短信。那是我晚上吃饭的时候才收到的。我看着收到的短信就哭了。那晚的米饭很咸,我低头看了看,是眼泪掉到了米饭里。那天我才知道,原来眼泪是很咸的。

[]柯扬[]

我在门口看着夕馨大口大口的自虐般的扒着碗里的米饭,眼泪哗哗的往碗里掉。我真的想抽自己,我是一个男人,却做了一件禽兽做的事情。我该离开吗?真的想要离开。

 

图片

chapter4

当悲伤淹没悲伤,当眼泪融汇眼泪。当昨天的米饭浸满你给的绝望,我又在哪里呢?

[]香晴[]

餐厅里灯火开的很足。几十根灯棍把整个视野变成了亮白色,偶尔几只昆虫会在灯前来回的碰撞着,诉说着这个冬天所带来的严寒。是啊!真的是好冷的,当南瓜粥前的热气塞满眼睛。当寒冷的风灌进你的脖颈,当早晨双手插入冰水,你一定会发出一声惊呼。你一定会需要很大的勇气。一定会需要,很大的,勇气。

[]……[]

晚自习后,柯扬夕馨突然地在图书馆门前相遇。昏黄的路灯照着他们那张悲伤的难过的脸,他揉了揉发红的眼眶说:“夕馨,对不起,夕馨,对不起,对不起……”

有时眼泪这东西出现会毫不费力。像打开水笼头开关后出现的哗哗哗的自然水一样。有时候,可舒服了呢。你不用再强忍发胀的眼眶微笑,不用再伪装的很坚强,不用再自虐的大口吃米饭,直到等米饭进入气管后委屈的大声的咳嗽。真的是好舒服呢!

“你到底为什么呢!”扯过跨在身上的包朝柯扬摔了过去,挎包从身上掉了下去。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有没有试过,在寂静的环境里一些微小的响动会突兀的响得让人很惊愕。真的,那声掉在地上的响动真的让人心碎。

夕馨蹲了下去,抱头呜呜的哭了。倔强的、绝望的、委屈的,不解的泪水滚滚的从眼睛里流出来。

“哧……”

是什么被撕碎了吗?

真疼!

柯扬蹲下去,抱着她用力的拉进自己怀里。像是抱着一个受伤的孩子。

“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夕馨用力捶打着柯扬的胸。撕心裂肺。

“舞伴已经找到了,谢谢你。不打扰了!”

“不打扰了!”

“你别来打扰我啊!别来,永远别过来!”

……

悲伤到了极限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状态呢?难过极了该怎么办?你为什么要哭?

哈,因为眼泪能清洗眼睛呢!

眼泪能清洗眼睛!很舒服的……

 

 

图片

chapter5

昏暗的路灯把两人罩在一片白色光环下,拉出两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分成两段决绝的青春。风吹过,扰乱了他们原本平行而没有交集的旋律。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在这片黑夜中及其刺眼的光环外,在那片未知的黑暗里,有一个女孩捂着嘴呜呜的哭着。

是忏悔的哭泣吗?

在遥远的天外,大雁飞过,一阵声音传来,很悲伤的。

“错了吗?”

“我错了。”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着你,你却喜欢着夕馨。”

……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天下情侣。

完。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