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扬重塑,夕馨,我憧憬着的爱情。

A

>>>

 

积淀已久的文字。

 

B

 

上周在聊城的街上麻木的乱逛,突然的闯进一家供奉着释迦摩尼像的卖佛具的店。走进去,我着实惊讶了不少,店面很小,座北朝南的雕金塑像却显的恢弘而大气,端庄而神圣。那天是为了给于小喜挑选生日礼物的。我站在那尊佛像前很真诚的祝福了我的朋友。那个时候,我的感到心灵很虔诚,我感觉自己很纯洁。我很想多呆一会,可是天已经黑了。我走出佛堂,看到了那个跟我一起出来的像孩子一样的女孩“清晨”。他安静的看着渐次亮起的霓虹发着呆,然后对我说:“柯扬,你真纠结。”

 

那一刻我挺难受的。是的,我最近的生活凌乱,纠结不堪。两个月的电大时光让我雪崩似的改变,从前的影子像冲澡前身上的沐浴露泡沫一样被略带温度的水冲的无影无踪。而我,就在经历了一次次刺痛皮肤的微热的洗礼之后格式化,重塑。

 

我真的很纠结。我发疯一样的纠结我与夕馨,我发狂般的让所有的人为了我受罪。“你是一个低调的人,却整天的做着极其高调的事”同学如是说。

好吧。我承认,我伤感的面对着一切,梦幻的憧憬着爱情。而这一切做的真的是很高调。就像在某个周末,我登上东昌湖畔的塔楼,看着太阳缓缓落下,夕阳染红了天边,然后冷风袭来,梧桐叶子开始下落,哗哗的砸到了地上。盖住了原本脉络清晰的青春。就像穿着单衣的我在聊城的初冬拧干一件又一件脏的可以的衣服,卖出一碗又一碗的小米粥,对一位又一位衣着鲜亮的男男女女微笑,尽情度过那些激情环绕的日子。就像我疯狂的参加学校的社团,认识了一个又一个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可爱的、冷漠的、青纯的、成熟的男孩和女孩。就像我在不经意间就成了某些纷争的中心,尽管自己再怎么的不愿。

 

我伤感,所以很多人说我高调。

 

C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我想说这话的人如果生活在现在一定是个呆子。他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的人生是一副怎样的悲惨情况。我想他要是看到KTV包厢,旅馆灯红酒绿人满为患的波澜壮阔之境肯定要气的撞墙。小D对我说:认识现实。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知道现实,明白支撑这个世界运作的规则。可是我还是憧憬着梦幻。达尔文都说过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我想我最终还是会在这样的世界里被无情的淘汰,不过走到那时我会穿着一身的风衣,像一个牧师一样直到走向终结,然后让人充分浸染我所伪装出来的神圣。虽然我俗不可耐。

 

D

 

这段时光我还是在很疯狂的想着我的夕馨。我保持着一天21小时的在线时间等待他,却常常是21小时的灰色头像陪伴我,她真的很完美,却是唯一。我想她可以到流泪,却不容许她因想我而皱一下眉。因为我每时每刻都陪伴她。在那些重复着白色梦想的高中生活中,幸福在临城中学的紫藤长廊中打马而过,踏坏了摇碎整个夏天的流下了一抹白色悲伤地阳光。我像一个被吵醒了的孩子,自己生了很大的气,气得脸通红却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

 

就结束了吗?

 

就那样结束了?

  

E

 

前天晚上,夕馨在电话里要我重新定位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我理解错了,所以让我做了一个更加错误的决定,这个决定让我变得更加的难堪和尴尬。是因为忘不了她吧。相当于自虐。当我自虐般的做出牺牲看她在阳光中微笑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近乎疯狂。夕馨是我第一个可以为之疯狂的女孩,我常常想,我到底会为她疯狂到什么时候。假如有一天我跟她站上红地毯,我会不会再疯狂的不会走路。我爱那红地毯。更爱夕馨的那块。假如真有那天,我一定会趴到地上亲吻它。所以在大学中,我看到,某些男孩很疯狂的拉了某些女孩的手,晚修后的情侣一堆堆的从教室钻出来,像空旷的服饰店被老板拉进了一批服装假模。那时候我就开始想念夕馨。尽管我周围的女生不少,知己也有几个,但是有些话我还是想跟夕馨说。夕馨在我笔下已经呆了三年。我知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某些月黑风高的寒夜她像个小孩在我身边轻语,以求我把她放归现实。但我就是无法让她从我笔下溜走,然后在一点点的从我心中抽离。因为我试过一次。而那一次,我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真空,而那一夜我彻底崩溃,而那一天我喝到烂醉。

 

那一回,我错了。

 

E

 

这天,在我又在上网的时候,在我又开始写文章的时候,在我又一次做梦的时候,在我又开始疯狂的时候,我又想到了她

——My girl.夕馨。

 

 

柯扬

2010.11.11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