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在那角

>>>

 

A

 

有人说19岁是一个青春的季节。可是它也实在是乱七八糟。

B

 

我很喜欢痞子蔡的一句话:“雨,总是会停的。”我感觉我的19岁是在漫天的雨滴中乱七八糟的度过了。可是19岁过去了。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有人说5年一代沟。现在我感觉这代沟都是错乱在这乱七八糟的19岁里。一哥们的情书上写道:“我没有魔鬼般的文采,也没有倾国的帅气,也没有任达华的酷。但,我心地善良。”我忽然很想笑。我感觉他很愚。21世纪不需要善良。所以你什么也没有。

C

 

随着“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历史变迁,火车载着满箱的雪花踏过圣诞老人的马车。然后,这世界就抛弃了纯真。我开始觉得憧憬杨柳岸晓风残月是对自己的一种残忍。中国的历代皇帝中我独对南唐后主李煜情有独钟。因为我在他身上能找到我似曾相识的影子,他是一个伟大的文人,却为此失去了整座江山,当赵氏一伙掩嘴而笑的时候,他还是拿起了害了他一辈子的笔。他是一个合格的文人爱文学爱到疯狂爱到死,就这一条他就已经称得上伟大了,文人不适合参与政治,因为政治的弱肉强食不会容许文人的优柔寡断存在。李煜是一个悲剧,他那么忠贞不渝的握着手中的那支笔,那么的悲壮,以至于读到此处的人不免破涕为笑,我一直不明白一座江山换了一支笔李煜为何最后还会带着满足离开人世,现在也许我懂了。

D

 

这世上的人各有各的思想和理智,我满心疑虑的看着雪松看着橡树,微笑然后流泪。这个季节很火热却也很有悲伤的气息。放假前学校里的朋友都很忙,因为过了这几天他们都要彻彻底底的离开了,这一辈子与这个学校无缘了,而他们打死再也不踏入这所学校的愿望也真的终于实现了。今天我帮他们搬东西,他们打打闹闹的准备着办最后的手续,只有我怅然若失的站在校园柳树下的小石凳上,桐的日记本上这样写道:“每个人以后要走的路都不相同,因此彼此早晚都会分开。我希望我所认识的人都快乐都能在他们各自所在的城市安静、满足的穿行而不是摆一张臭脸站在十字路口迷失了所有的方向……”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情很阴沉。就像今天的天空一样,背后的柳树是暗绿色像冰冷的鲜血凝固后的那种暗色一样。我总是喜欢仰望天空,看一些静态的东西,或许这是一种修炼吧。它让我心如止水。可是我的心却是那样的疼。阴沉的天空下乌云更浓了。是下雨前的征兆吧?我的心已经下起了雨。19岁以前,我欢乐在雨中。19岁以后,我沉寂在雨中。同桌说过这可能叫做成熟。我想这叫做逆来顺受吧!!许多人都要走了,小华,桐,杰子……

E

 

就如桐的离开一样,许多人都又要从我生命里抹掉。认识的,不认识的,闹过的,恼过的。我呆呆的坐在那里,忽然想起了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想起了那个光影陆离的夜晚,那朵圣诞夜里的烟花。记的几年前小风离开后我哭得像个孩子的那个夜晚。就像现在这样空气里充满着难闻的气味。小风还会想那朵被雨打湿了的野花吗?不知道飘渺的中专生活是否也像高中这样的苍白和无聊。小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现在还是一见漂亮女生就脸红吗?我们已经分开两年了。这两年是不是变化很大啊!或许两年后我们都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小孩子了!这两年,身份证都有了,胡子都长了,那思想也应该成熟了吧!给小山打电话都成空号了。算了,发个信息吧,就算他收不着也希望他快乐了。

F

 

我为什么会想起他们呢?哦,对了。现在桐也要走吧。这两年真的玩的好快乐!桐的日记还在手里,雨已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这两年我都干了什么呢?去唱歌?逛商场?在大街胡闹?在街边的那个永远冒着热气的小店里大口吃拉面?冬天去看雪、夏天看日出!我都干了些什么?!可能都忘了。只记得这两年玩的很疯,谈笑间,以前的日子在那角落里离开了!

 

G

 

……

 

 

 

 

柯扬

2010.5.12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