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之后的心情。告别天堂的记忆。

>>>

 

A

 

而今,我已经被打败过了,我用曾经的飞蛾扑火,换来今天手心里握着的一把余温尚存的灰烬。值得庆幸的是,我依然没有忘记,这把灰烬的名字叫做理想。

B

 

今天,我又在临城栽满梧桐的街边游荡。这样迷离的时光我好像已经过了整整的三个月。每天早上看看家里妈妈做出的饭菜冷冷的缩在餐盘里,我知道,它又凉了。习惯性的跑下楼梯,去街边卖酱香饼的婆婆那里带回一袋饼回来简简单单的吃掉,然后继续我的迷离之旅。今天又是跟亮在这个我曾经踏过千次万次的马路上打磨剩下的时光。我已经这样活活的磨了三个月了。一点一点,把我整块的高中记忆一粒一粒的磨损,残缺。这段时间,内心莫名的慌乱。我知道,这三个月马上就要过去了。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减少。一个个的丢掉。希望离开的离开了,恋恋不舍的也走了。新生军训的喊声在临城大学的校园轰隆隆回荡。

记得三年前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临城,我要把这个古老到可以让人在临城历史前挺直腰板大声喊着“合抱之木生于毫末”的城市用笔触一丝一丝细致的描绘出来。而现在,我似乎做得很不成功。3天,仅仅还剩3天。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养育我19年的城市。马上就要前往那个山东省最西部的城市。在那里重新认识像现在这样的好兄弟,好哥们。重新的将我简单的生活再一次托付给另一个城市。重新的开始新的生活。临城,或许在你身上镌刻的我的文字就在这个寂静的九月初停滞了。或许,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会拿出这些苍白的文字一看就是半小时。或许,在这里边的每一个要好的哥们在以后工作之余重新走进临城中学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将校园的每一处地方再走一遍。也或许,我们会在下一个轮回再见。

 

C

 

在临城的稷下书城我看到了笛安写的《告别天堂》的2010修订版。那书被摆在了最新畅销书书架的前排。我说实话,开始我绝对没想买书。可是我发现再走到这里的时候我居然有了种砸锅卖铁也要把它买下来的欲望。不是因为我感觉那书写得好,而是我看到了里边的残酷和现实。我现在脑袋里十分的凌乱。似乎以我大脑为战场又开了好几次的天际之战。那本书标价22元。我居然给了书店老板30元又买了本《意林》。之后的时间,亮在幻宫路边上的店里买手机挂件我就在这本书所写的现实中来来回回。直到要回家的时候在候车亭见到初中同学吴娜才仓皇的从书中拔出。这是一个现实跟理想的交融。也似乎是两段时光的折中汇合。初中,高中。皇城,临城。在这些以前我无比熟识的字眼中我突然读出了相似的陌生。同学似乎还是同学。亮跟吴娜都是我的好朋友。但是在这个时刻我居然都同样的充满悲凉的面对着他们。似乎亲昵的同学,哥们,在经过三年的轮换之后居然也开始了自己内心的那种虚伪的伪装。矫揉造作的感觉!很鄙视自己的感觉!

 

D

 

我把《告别天堂》封面上的简介写在了这段文字的第一段,看到一段段像墓碑一样标记的青春记忆顺着我的文字一点点的被剖析,被磨下,七零八落的沉淀在了我用19年一点一点汇聚成的未名湖湖底。淡然的微笑着跑进了光里。

 

 

 

 

柯扬
2010.9.01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