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渊俯视。临城感言

>>>­

淅淅沥沥。­

已经七月的下旬了。天气因为一场雨而开始微微发凉。早上骑车的时候衬衣上会沾上一层秋天微凉的寒意,肌肤起了些细微的颗粒。潮湿的空气沾染着每一个人的心绪。一种干净的聒噪洗去了嘈杂,像一首梦里模糊不清的呓语配上了清晰地伴奏。给人一种想要释然的放松感。­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站在喧嚣的火车站里吹笛子的人。我曾经躺在草坪上看着天空。看着那块极大的蓝色无限的扩张、无限的伸展,一直变得高远然后消失在水天相接。于是乌云就滚滚的从远方涌来。于是雨滴就哗哗的往下掉落。。。­

一直想要很安静的生活。经历过高考的撕心裂肺、生离死别。本以为自己能安静下来,稳重点。可是突然发现自己一直的在沿着这种“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规律前行。这是谁发明的逻辑。让人反感。­

曼哈顿门前车水马龙。宝马的轮胎“嗤”一声把泥溅到了Q7的车身上。然后Q7就愤怒的加足马力以示警告。我跟“寂”就是在这种人挤人、车挤车的环境里艰难的穿过前面的那条拥有八车道的超宽公路步履维艰的挪向天齐渊的。天齐渊是临城的一座人造山脉。站在天齐渊,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临城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块草坪。我想我是喜欢草坪的,非常的喜欢。以至于我站在天齐渊的山顶就马上四处的寻找着临城的每一块草地。突然的感觉天齐渊很像上海的东方明珠电视塔。临城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可是拥有比上海长达两千多年的悠久历史。天齐渊不如东方明珠电视塔宏伟,但是一样的浸染临城的车水马龙。­

“寂”很悠闲的吹着山下不断地向山顶涌来的风。凝然的向远方望着。突然转过头对我说:“我突然很想在这上面盖一栋房子。然后永远的住在里面。”我笑他很傻,想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建房子。可是后来笑着笑着就突然不想笑了。因为我感觉真的应该是这样。草原上的牧马人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牧场。大雁南飞总有一天会义无反顾的返回。天齐渊也一样。天齐渊永远守护着临城,即便再怎么荒凉也丝毫不动。那我为什么不要守护着天齐渊呢?­

我站在山顶看着“寂”。手机里播放着一首不知名的网络歌曲。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歌。旁边早已枯死的那些树木现在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桠,朝着浸泡的发出灰蓝色的天空伸展上去,大大小小的密集的树枝,像是墨水滴在纸上,沿着纹路浸染开去。心里开始莫名的慌张。周围一切开始变得很静,似乎只有几棵苟延残喘的矮脖小树在咕咚咕咚的喝着泉水不断的积蓄力量拔节生长的声音。我安静的攀到旁边的架子上向下望着,直到看到临城很悠闲很自在的生活着发展着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笑了。­

很幸福的深深吸了一口气。一阵清爽涌入胸腔。。。­

柯扬

天齐渊山顶有感

2010.7.19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