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章。东昌湖畔的新生活。

>>>

 

A

 

贤章又是选择的营养快线。我依旧对绿茶痴狂。

 

B

 

东昌湖畔阳光又是华丽的卖弄着自身的活力。当那段已经略微带有秋日衰败气味的光带浮于湖面上的时候,我略略的感到丝丝的感伤。

 

我一直觉得,贤章是一个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的人。我很庆幸自己会在这个荒凉的秋日里遇到他。当他抱着那瓶已经喝掉一半了的营养快线朝着我微微笑,舔去嘴唇上残滞的那点液体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就是一个孩子。

 

我们走在聊城的城区,在这座让人感觉到像一个古老的迷宫的城市。不转过下一个十字路口,不穿过下一个熙熙攘攘的人群,你永远不会知道接下来你会遇到什么样的风景、看到多少如胶似漆的情侣,吹到怎样的永远在不断地变换着方向的风。永远镶嵌于这座城市的亘古的回忆里的是那片持久的栀子花香。我不知道聊城是否真的有栀子花,但是,这种芬芳却永远的伴随着一阵阵远方吹来的气流涌进我的鼻孔。让我总是错误的认为这是一个同时拥有恋爱气息和离别情愫的城市。

 

C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吗?就是在这座永远充满着离别的伤感的城市里,贤章像个孩子一样走进了我的生活中。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多的泡沫肥皂剧。直到遇到贤章的那天,我似乎真的知道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干净的洗洗能吃的家伙。

 

D

 

来到聊城的第五天,当我在洗漱完毕整理衣服跑出宿舍的时候我居然感到了一种对现在的大学生活的熟识。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对现在的生活这么的熟悉的。我惊讶的发现这份熟悉会突然的让我感到恐惧。我跟贤章从学校打车去东昌湖的时候,我居然开始很习惯司机那一句句正宗的聊城式普通话了。当我站在聊城老城区的外墙上的时候我看到夕阳正从西方摇摇的走来,越来越大,越来越红。当我想要深吸一口那充溢着栀子花香的空气的时候,我居然发现,我想念夕馨了,突然,非常非常的,想念。

 

那一刻,我差点哭出来。我跟夕馨,或许就这样了吧!

 

嗯。应该,就这样了。

 

在我转过身的下一秒,我面对着贤章发出了一阵发自内心的真挚的笑。

我发现,在这小子的面前我永远不用装饰。永远地那么无赖,那么不同常人,或许,是因为他在我眼里是那个洗洗可以吃的男孩吧。

 

呵呵,我在享受,享受着这份单纯的聊城生活。

 

 

 

 

 

 

柯扬

2010.9.24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