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你离开,小华高二纪念。

>>>

A

以前总想装深沉些,到头来却还是那么的肤浅。突然想要回忆一下我那段惨白的高中。于是。整理以前的片段,首尾。组合。

B

今天突然在QQ上遇到了小华老师。在谈天中隐隐约约感觉到她的语言中有着跟我们一样的迷茫和抑郁。结果,QQ聊天就变成了互吐苦水的追悼会。后来,问到手机的问题,她打了个笑脸过来说:我们班54名同学,带手机上学的就有四十多个吧。我吓了一跳,他知道我们都带着手机?心里一沉,感觉到事态的严重。就开始给自己找理由开脱,内心天生的抵触习惯开始复苏,泛滥。

放暑假的前一天,手机被没收了。放在她那里。在我看来,没什么大事。我相信她,仅仅凭我是她的课代表。不敢否认她的确对我很好。可是却总感觉她像在对待一个孩子一样对我。她叫我叫她姐。我一次也没叫过。也都是她带我见她老公、见她表弟、见她认识的朋友。她总是很兴奋的介绍我说:看,这就是我班里的那个弟弟,他叫柯扬。我的课代表。

C

那天,天很热。没风。放假心切,同学们的心都迅速发白、浮肿。再也呆不住了。班里乱糟糟的。各位班委忙碌了一天也无暇顾及。课代表们批卷子的批卷子,抱作业的抱作业。整个楼层乱成了一锅粥。我走进了办公室准备抱作业,出门时有点兴奋与校董撞了个正着。不知道是那天运气背还是怎么着。手机就结结实实的掉在了地上。就那样,今年我的“好孩子”彻底的泡汤。

她被训了,没有告诉我。很感激。心底却是那么的不愿和窝心。之后我们谈过好多,她讲她的历史,讲她当初的迷茫,可是我就是一点都不理解。暑假里我也曾经跟她通过电话,她说她很忙,然后告诉我其实是为了掩饰。我问她掩饰什么。她说了句我不懂。我歇斯底里的感觉到她在一直拿我当小孩看。她突然很兴奋的对我说要带我去日照。带我去看看日照的天,看看日照的大学园。然后对我说来日照,我顶你!真的很感激,在高二这一年,我闯过好多的祸,做过不少的错事。一直很想亲自对她说声谢谢。话到嘴边,口却难开。

D

她像一个姐姐,又像一个妹妹。记得跟化学老师补习的那天。由于正常时段我的复习速度严重疲软,跟老师的进度差距越来越大。无奈的挤出晚饭时间补习。那天晚上在办公室里她手里拿着一个油葫芦(一种小虫),看我没注意就放到我身上。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等我看到时化学老师叫了出来。

我苦笑着问她“多大了还玩这个啊?”

她跟我说:“试试你胆子大还是小。”

我当时晕的无语了,对她说:“老师,你杀了我吧!”

她摸了摸我的头。说“杀了你,我饭白买了!”

我问她:“什么?”她就从包里里拿出两个火烧示意我吃下去。然后就去饮水机旁给我接热水。当时好感动,眼里有点湿。在她面前我永远是叛逆和坚强的。好久,终于拼凑了个轻松的话题。问她: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啊?”

“就你那点小心眼,我还不知道啊?是不是又怕赶不上进度没吃晚饭啊?你看你饿的那样子吧!是不是又想回宿舍泡泡面!告诉你,学校有规定,在宿舍不准吃饭,又被逮了我可不管你。别给我找麻烦。”她笑了笑,把水杯提给我。我无意识向她吐了吐舌头!真的不知道该叫她姐姐还是妹妹!!

E

……

F

日子就这样在一眨眼的瞬间过来了,高二又成为了回忆。她可能也要走吧。不情愿。又无可奈何。
有一句话大概是这样说的:
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

她有她的路要走,我有我的桥要过。唯有祝福才是我能够做的。
如果能够在她面前再装一回,我想,这次我要装小孩。

 

柯扬

2010.10.04

注:本日志发布于2009年,后来因网络原因遗失。今天从柯扬的电脑里突然翻出来部分片段,从新整理,发布!文字很青涩。但是感情很真挚!谢谢各位!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