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临城·蓝色幻影。

06

 

汪晓爸爸每每在门后看到儿子在卧室里流泪的时候,心跳常常无意识的漏一拍。然后就是两行热热的东西塞满双眼。爸爸总觉的对不起他。也总是觉得这样的做法草率了许多。所以他在在生活上极力的满足着儿子的同时在学习上对儿子的要求不断加码。

 

那个夏天,汪晓和张扬初中毕业。他清楚的记着,那天考完历史出来之后他的心突然像被瞬间掏空一样。一切都结束了。四年的生活像顷刻离他好远。带队老师开始嚷嚷着站队,然后中巴车打开车门,载着一车的悲伤或兴奋,失落或紧张朝着高中的旅程奔去。检票。盖章。进站。。。

 

那天下午汪晓跟张扬把自己全部家当都打包扛回家然后再无奈的把郑薇的那一捆捆资料扛到肩上时,郑薇动情的拍拍两人的肩膀,说:“很重吧!哥们,真是哥们。纯的。”

 

那天晚上,KTV包厢。啤酒一开,泡沫乱飞,劲爆的音效让每个人都生硬的勇猛了许多。有点像发起总攻前的战士。

 

那一刻,汪晓突然觉得一个疯狂的年代在一个疯狂的夜里疯狂地度过了。他突然觉得这句话很经典。于是就偷偷地将这句话以短信的形式存到了发件箱里。然后封存起来。永远的封存了起来。。。

 

07

 

上天总是在热的出奇的时候才给与可怜的人们一点苍白的宽慰。就像一架喷气式飞机,平稳而慢速的飞行之后一定就有滞后的喷发。汪晓跟张扬,王诩从顺天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街道的地面上有好多残滞的水,映着华灯初上的夜色漪漪的折射着闪光。

 

汪晓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急匆匆的加快了脚步向前赶超着彼此。

 

“哦!居然下雨了?”

张扬跟在王诩和岚身后说道。

 

三个人像鼹鼠一样各自潜逃回家。

 

08

 

临城的夜里总是有着冷清的。王诩的家在刘岚家的旁边。每次,当王诩蹑手蹑脚的穿过小区那条不算长,但在夜里会突然的变得幽黑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走廊的时候,经过刘岚房间的窗户总会有那么几块斑驳的灯光穿透窗帘打在地上。

 

虽然11点刘岚的台灯还没关已是常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王诩从刘岚窗前经过时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悲伤从心底升起。有时候,王诩坐在自家的钢琴前再一次弹奏两年前的那支曲子时,听着每个手指关节敲击出的那一个个熟悉的音符他就在想。如果那天缘熙没有不辞而别的话,自己可能就会还是一个像刘岚那样的小孩吧。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总是那样的戏剧。

 

缘熙走了。夺去了天堂,带走了人间,抛下了整个人生的地狱送了他。

王诩有时总是不停地问自己。如果没有那次的相遇,没有那张空绕的情书,甚至如果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缘熙,他现在的生活会怎么样呢?

 

09

 

缘熙是王诩的前任女友,一个乖巧的好像兔子都能咬死她的女生。不知道何时,现在男生世界的择偶观已然改变的面目全非。好像整个八零后到九零后相差了几百年一样。拿王诩的观点来说。帅哥配恐龙,美女配才子。自己即不帅又无才就只能先拿个乖乖女充实寂寞了。

 

王诩说这话的时候很随意,表情像老者般沉稳柔和。其实谁也知道王诩是很在乎缘熙的。缘熙因为转学离开后,王诩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的那样伤心的时候,好像只有刘岚看到过。刘岚很不理解王诩为什么这样。仅仅是为了一个女生而已吗?在刘岚心里这与未来怎么又能相比呢。

 

从那天开始他就发现自己曾经志同道合的玩命的朋友开始快速的变化。速度之快都有点让他无法接受。

 

后来,刘岚真的接受不了了。

 

王诩彻底的结束了两眼不闻窗外事的时代。

 

随之而来的是成绩的一天不如一天。然后,刘岚就发现那个以前总是亮着台灯的窗子里时不时的传出来许多难听的叫骂声。

 

10

 

有时候,刘岚在记日志的时候总是莫名的难过。眼泪会突然不争气的叭叭的掉在桌上。练习本上演算的是一道道悲伤。。。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过。

 

秋天,树叶落下来,落在临城的大街上。一层一层。

 

她站在那一层层的枯枝上面,看着叶子由鲜绿到墨绿再到发黄。下落。凋零。尽管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

 

11

 

11:40 。

 

躺在床上的王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周围散射出来的那一条条浅蓝色的微光。窗外的月光直直的穿过没有拉好的窗帘散在他疲乏的脸上和身旁凌乱的衣服上,拼出一块整齐的白色区域。像曾经空缺的一段记忆。

 

王诩突然想起了刘岚。好像今天自己都没怎么理刘岚。于是他掏出手机准备给刘岚发条短信。手机屏幕在黑色的沉夜里发出的背景光特别的刺眼。王诩被迫把眼睛眯起来。状态跳到新编短信的功能界面上时,握着手机,王诩却突然退缩了好多。

 

他向刘岚的窗前望了望。

 

一片漆黑。

 

“可能已经睡了吧。”于是王诩关掉手机又躺在了床上。继续看那些蓝色。

 

12

 

王诩从心底里来说不愿意放弃这个朋友。

 

他记得初中时,因为自己挪用饭费给缘熙买水晶公仔而引起爸妈怀疑无奈的帮自己圆谎的那个刘岚。

 

他记得初中时,因为自己英语差劲而疯狂的拽着自己补习语法的那个刘岚。后来他的英语成绩就常常引起身边的同学的羡慕和嫉妒。

 

他还记得初中时因为自己考试不及格被罚扫教室时邪邪的嘲笑自己一番后又拿起扫把帮自己把剩下的几排扫完的那个刘岚。

 

而且,刘岚曾经对他说过“这辈子交你这个朋友值了。”

 

从那天起,他感觉自己就在为这句话而生活着。

 

 

 

 

 

 

本文连载中。。。

 

柯扬

2010.8.22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