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临城·梧桐花开。

01

 

。。。

 

02

 

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多年后,好像什么世纪都忘了。高中的学生疯狂在那些沉冗的青春里。。。

 

09年的夏天,整个学校都沉浸在漫天的闷热之中。阳光像灌了一缸兴奋剂的跑车。闷热的世界让整个学校真真正正的快要蒸发掉。岚讨厌夏天,讨厌那种被浸泡在咸涩汗水中的感觉。汗水掉在地上,顷刻间蒸发的无影无踪。新的汗水也在不停的从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里涌出。带着感伤,带着咸涩。

 

岚好像害怕身体内的水分会被这样的恶性天气抽干一样,不住的灌着一瓶瓶矿泉水、绿茶。以便来补充着身体内的缺失的细胞液。张扬终于忍不住这样的蹂躏,把沉重的课本摔到桌上开口嚷道:“不学了,丫的,学习还能不要命吗!”话音里满是埋怨的成分。

 

话音刚落。头顶上的风扇突然转速减慢,然后终于还是绝情的罢工。全班哗然。。。

 

03

 

在这个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的有些让人心疼的城市里,像这样捏一把能浸出水来的夏天真像熊猫一样珍贵。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汪晓抓起书包近乎逃跑似的跌跌撞撞的钻出教室。张扬在后面大声的嚷道:“汪晓,等等我啊,我们去打电动。今晚顺天的会员八折优惠。。。”

 

王诩嘿嘿的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背上书包跟在张扬后面逃窜到门口,然后风度潇洒的夺门而出。瞬间,诺大的教室楼变回少有的空旷和寂静。走廊里挂在墙面上的那些如涂满梵高《向日葵》般抽象的水彩画上飘落下来的灰色颜料像骨灰盒腐烂后骨灰凌然下落的样子沉淀了整个夏日的烦躁。教室里由风扇罢工而燃烧起来的愤怒还未降下来。好像教室里更热了。岚手里摇着自制的纸扇不住的扇着。翻滚着周围的空气。嘴里越发不住的念着些咒语似的单词盯着书本发着呆。

 

04

 

周围的同学都在收拾着桌子上的书本准备回家,林夕看到刘岚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就凑过来坐在刘岚的座位旁边,很小声的问刘岚:“岚,怎么了?不收拾东西回家吗?”刘岚呼的一下回过神来,然后轻声的对林夕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示意林夕不必在意。

其实,岚很难过。因为在今天上自习课的时候张扬在后排的座位上看小说被她发现了,作为纪律委员的她没收了张扬的书,而那个可恶的汪晓居然为了一本连封面都没有的破书对她大吼大叫,公开的在班里跟她撕破脸。本以为王诩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以至于当王诩后来从座位上站起来对她说请你把书还回来的时候她大为震惊。再后来,班主任从窗外看到这一幕之后把张扬跟汪晓拖出去罚站一整天。当张扬气呼呼的从刘岚座位旁边经过的时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一眼,瞪得她毛骨悚然。对于王诩,班主任只说了句最后一次。警告。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处罚。或许老师的眼里王诩还是个可救之材吧。可是,在今天,王诩就再也没理自己了。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在乎王诩对自己的看法和态度。她只知道她不能看着王诩这样的堕落下去。可是,现实好像没她想的那样简单。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课本跟林夕钻出了教室。

 

回家的路上林夕不断地试探的问自己是不是还在为白天课上的那件事而生气。刘岚强忍着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可是眼角突然不争气的流出了眼泪。刘岚趴在林夕的肩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说不上什么原因。好像自己受了好大的委屈。好难过的样子。泪水就呼呼的从眼角处流了下来。

 

其实自己早该习惯了吧。记得初中的时候王诩跟女朋友分手的那天王诩就对自己说:“刘岚,从今天开始我就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我们不同路。或许,我们不该做朋友。”

从那天之后,自己跟王诩的关系就再也没有变成以前那样。或许,他还是忘不了她吧。因为王诩曾经很多次的拿着以前照的大头贴发呆。而那些定格的笑容底下是一张难过的扭曲变形的脸。临城是一个落叶飘飞而心动宜人的城市。当阳光似水流淌在城市中每一条开满梧桐花的街道的时候,这个城市里的所有悲伤就在这一条条的被洗涤了千百次的阳光中渐次稀释。掩盖。最后无影无踪。

是真的消失了吗?为什么还是那样的难过呢?

 

05

 

在顺天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飞快,有点青春麻木浪费的感觉。闻闻简单的青春里,淡淡的,突然感到一点悲伤渐染出来。。。

 

有时候,沉湎于魔兽中的汪晓会突然的生气,突然狠狠的敲打键盘。以至于引起身边的王诩和张扬一阵阵的惊讶和诧异。其实汪晓也很诧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一切似乎只因为不愿再想起两年前的那个夏天,那个让汪晓的前途与生活突然的背道而驰的夏天。。。

 

临城的繁盛到了半白热状态。街道上的每辆车都以超速的状态疾驶。依旧沿袭而来的只剩满城欢愉下流淌在每个角落的悲伤。悲伤惯了,总会习惯性的跟幸福作对。即便你再怎么的不愿。。。

 

那个夏天,汪晓的父母真真正正的,也名副其实的将两个红色的结婚证换成了两本墨绿色的离婚证。在父母的决定面前,子女的抗议似乎总是显得那样的苍白而弱不禁风。母亲很快的从家里消失了,从此也就再也没人在岚擎灯苦读的夜里送咖啡了。

 

有时候,在临城深夜宁静的如旷野的时候。汪晓会无意识的拧开台灯。将电脑打开。独坐在窗前看开机时屏幕上显示出的白色英文码。因为他觉得这一长串一长串的字码中一定在隐藏一个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似乎夺走了他整个童年所拥有的那个熟悉而又温馨的家。

 

这样的夜常常在他流满又风干再流出的眼泪中过去。

 

静静的。。。

 

好像羞红了脸的骆驼。。。

 

 

 

 

 

 

本文连载中。。。

 

 

柯扬

2010.8.21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