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临城·王诩刘岚。

1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淡化刘岚的影响了。可能就是在缘熙的离开后吧!

他记得那天在学校后边的树林里哭了一夜后,他看了看刘岚,然后揉了揉红肿的双眼重新走进了课堂。

从那天以后他就开始涉猎一些笑话书和杂志,然后他就成为全学校最受女生欢迎的人。他不再一头埋入书本中。

高中,刘岚还是照样的攻读她的学科,向着她的北大迈进。而王诩。在开学那天遇到了张扬和汪晓后,三个人就像疯了一样的打成一片。当第二天他拍拍张扬的肩膀说“哥们,今晚一起吃烧烤去”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差点吓了一跳。

张扬跟汪晓是那种特别疯狂的人。他感觉跟他们在一起能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和刺激。就一直的跟他们闹着。期间刘岚曾经劝过他前途要紧,不过他没听。后来,刘岚也没就再说过。

14

清晨,已经入秋的临城总会略显单薄。诺大的梧桐叶子从树干上枯萎,断裂。顺着风重重的砸到地上。单薄的树干像一双干裂的手,努力而渴望的向上生长着。似乎还想要抓住那些凛冽的,无足轻重的诺言。

王诩穿好制服从家里出来。看着外面冰凉透骨的世界冷的有点受不了了,于是哆嗦着进屋又披了件单衣。

刘岚刚推开家门时就看到了王诩。本想上前打声招呼的,那声问候却在嘴边时硬生生的被妈妈大惊小怪的喊声挡了回去。

“哎呀,穿这么少就出门感冒了怎么办?你不吃饭吗?桌子上的早餐怎么没动啊?”房间内传出刘岚妈妈惊呼的声音。

“妈,我不吃了,要迟到了!”刘岚回答道。

“哦,那你去街上买点吃啊,我先给你找件衣服,穿这么少怎么行啊!。。。”门口里的声音透过一层层陈旧的灰白墙壁击破每一块简单的空白传递到王诩的耳鼓,咚咚,咚咚敲个不停。。。

那是一段段亲切的、温暖的、似曾相识的却又略带嘲讽的唠叨。
站在刘岚家门口前的王诩突然有点悲伤。

这样的对话好像都是自己记忆中的那样。

熟悉的。熟悉的。熟悉的。

抬头却已是陌生的人,陌生的想要让人歇斯底里的哭出来的那种陌生。
像是恐惧,又像是在胸腔的某个地方突然的发生了时光的断裂,像是心碎的那种感觉。

恩,就是心碎的感觉。

妈妈好像已经好久没像这样的关心自己了。甚至自己在外面疯玩到11点回家妈妈都能无动于衷了。甚至再次听到刘岚的妈妈不知疲倦的对邻居们炫耀汪晓数学竞赛又是一等奖的时候妈妈都能毫不吱声的从旁边走过去了。甚至自己拿着学校的那张像病危通知单似的不及格试卷回家妈妈都不再询问自己了。即使妈妈很早就听说自己的名次已经排完。

是妈妈已经放弃自己了吗?

是自己已经彻底的让妈妈死心了吗?

15

“王诩,要一起走吗?”刘岚一边打开单车上的锁一边对王诩说。

“恩,好。”王诩打开车锁静静地说。

“昨晚,你好像回家很晚呢!”刘岚推着车子对王诩说。

“恩。我跟晓去打电动了……你又学到11点呢!一直这样不会吃不消吗?”刘岚抬起头看了看王诩。王诩目光游离的四处张望着,显得略微的心虚。刘岚会心的笑笑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这种感觉,

就像是当快要虚脱的骆驼找到了一口早已干枯了的水井。

就像是因为没钱而挨饿的人突然找到了一张残缺不全的假钞。

就像……

“这样不会累吗?”

“这样不会吃不消吗?”

“是的,我很累。”

“是的,你这样我的确吃不消。”

关键词: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