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

无声
文/泊宇

 

(01)

 

我们应该有一大段时间不见面了,不知现在的你可好。今天我又翻了高中的相册,相片已经有些泛黄,夹在粗糙的相册里有股陈年往事的味道。

最近一直迷恋哆啦A梦。

它说:“人生就像一杯茶,不会苦一辈子,但会苦一阵子。”

 

你的人生则像一部无声的电影,在时间的洪流中决堤,渲染出一个沉甸甸的青春。我要把你写进我的文字里,做哽咽的纪念。

 

(02)

 

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憨厚老实,每天沉默不讲话。印象最深的是你从破败的车棚走出来一直低头,车棚暗灰色的背景把你镶嵌在里面,显得孤独落魄。

或许我们都患上了一种叫孤单的重病吧,所以轻而易举的成了好朋友。

 

从你初中同学口中得知,你母亲在你初三那年不知何事服毒自杀,死在医院冷冰冰床上。你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每天恹恹样子颓靡不振。自从与你成为好朋友,从没有在你面前提过‘妈妈,母亲’这样敏感字眼,不忍刺痛你脆弱的神经。还好你还有一个疼你的父亲,你父亲性格很好,每次见到都会微笑。不知是你父亲无形之中来缓解悲伤的氛围还是感化你放不下的心,他给我的印象始终笑对生活。

你说,父亲不容易。我看到你泛红眼睛。

 

纵使生活多困苦,道路多坎坷,无论如何都不能朝命运低头。

纵使有人看不起你,朝你吐口水,我们的自尊也长满荆棘,不顾一切的反击,哪怕粉身碎骨。

纵使没有人在意,还有自己好好爱自己。

你准备一个漂亮的软皮本,工工整整把这些话抄在第一页。我借用你这些话也写在我读书笔记里,你知不知道我写的时候心里有密密麻麻的难过,我心疼你,心疼我的朋友为什么不幸福不开心。

 

“好好爱自己。”这才是幸福唯一的解码。

 

(03)

 

你不住校,下了晚自习回家。冬天的冷让我们瑟瑟发抖的像只快要冻僵的小兔子。和你同村的同伴都办了住宿手续,你每天还是骑着破旧的自行车来回赶,有时候晚自习上到一半会看到你低着头匆匆走进来,目光不游弋,仿佛全世界只有自己。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熟悉,并不像刚认识那样拘谨,可以放肆的开玩笑,大声嘲笑对方缺点。你给我带零食,一起去市中心吃烧烤,还有到你家蹭饭,坐在暖和的屋里吃火锅,几个同学说说笑笑,那个冬天一点都不冷。你也会一同和我做板报,整个黑板都会出现你漂亮的字迹。你站在板报面前面露笑脸,像欣赏一幅绝世的好画。

 

最后一年分快慢班。在最后一次月考我的成绩出奇的好。我去了快班,你发挥失常去了慢班。你依旧热爱学习,勤勤恳恳。老师讲完课就走从不搭理你们这些学生,任凭你们打闹讲话,给你们一种自生自灭的感觉。而我的学习仿佛加快节奏,一走进教室庞大的沉闷扑面过来,白炽灯,黑板,飘舞的粉笔末,还有同学们脸上呆滞的表情,像一具具冷冰冰没有气息的木偶,在这个压抑的空间里也要灭亡了。

我在头脑快要爆炸的题海里演算默写,绞尽脑汁的把死公式挤进脑子里,然后杀掉一本本习题集。每天的生活枯燥无味,我去找你,你坐在位子上背英文单词,我看着一个个空荡荡的座位,心里灰暗许多。

 

“老师希望我们有多远滚多远,早把我们放弃了。”

期间很多学生离校走上工作岗位。你也开始慢慢动摇。

 

(04)

 

分班后,我们原来的班级一直闲置,说是要留给高一新生。很多同学都放不下怀念,经常跑来在黑板上留言。“03级16班同学们你们一定要快乐啊”“希望再见时你能认得我”“考上好大学去北京。”……在黑板的右下角“我要更强”四个字不易被发现。那次我走到教室的后门透过窄小的窗户望到你正专心致志的往黑板上写字。我走进去你指着这四个字笑的毫无斗志。

 

操场上空旷冷漠。透过低矮的墙可以望到颀长的秸秆爬在墙头,那些尖锐的玻璃渣片发出狰狞的目光,好似警告企图越过墙的少年,我不是好惹的。

高高低低的教学楼像竖起的火柴盒,令人颓靡。

“大伯给我找了工作。”

心里像有把锤子把胸腔锤烂。我站在桌前看你收拾书本,眼里仿佛揉进了沙子,你看了一下教室自嘲的笑笑,没有一丁点留恋的意味。生锈的自行车载着你消失在我们这个年龄拥有的美好青春校园里。

你说,生活的困苦不得不让我向命运低头。

你还是放弃了自己,朝命运跪下。开始了辛酸的打工。

 

辍学以后的你去了工地,我依旧和高考做着斗争,你偶尔会来学校看我,每次都是匆忙的来匆忙的走,稍逗一刻钟都是奢侈的。你比以前更黑更瘦更憔悴,我难以想象以你的力量如何能在艰苦的工地上扛起沉重的材料,满脸灰尘的挥霍着疼痛的青春。

 

(05)

 

05年我上大学,你依然在孤独城市的某一角为生活奔波,我们已有段时间没联系。在大学里除了到图书馆自习室就是和舍友在大学城周遭瞎逛。突然有一天你打来电话,我们海聊一通,聊你最近的生活聊我近来学习,聊着聊着听到那头小声哽咽,我开始慌乱有不好事情发生,在我追问下才告诉我,说你父亲去了。

我挂掉电话,宛如被吸血鬼吸干血液,僵尸般的没有表情。脑海里急速翻转出一幕幕你父亲的画面。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说走就走。对你而言,现在的感受比死都惨烈。生命太脆弱,我们承担不起。

你的父亲是出车祸走的。你说,我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我的难过噎在喉咙里,咳不出。

悲伤的事情还未过去,命运又狠狠给你当头一棒。在工地你被建筑材料砸伤了腿,在医院里躺了近一个月。比以前消瘦憔悴的体无完肤,每夜在梦里不断浮现,像汩汩流淌的河水永无止境。梦里我又梦见了我们美好的校园,你在黑板上写‘明天会更好’五个字。

是的,明天会更好。我们都在期待。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这个城市谋了一份安稳的工作,你也在这里找了一份酒店服务员的工作,并且还交往了一个漂亮的女友。我们相隔不远,会经常见面。每天晚上你忙完工作会骑着拉风的摩托车载着我在灯光昏暗的马路上飞驰,你骑得飞快以至于我紧紧抓住你的衣服在你耳边嘀咕让你慢点,我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凶猛。

你说,你知道嘛,一个人骑摩托车的时候我真想撞上迎面跑来的卡车,自己一个人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亲戚很坏,家里没有依靠,乱七八糟的事情折磨的想发疯。

语气哀伤绝望。我按着你肩膀,想给你一切力量。黑暗里的风呼呼刮来,大团乌云在上空张牙舞爪撕裂夜幕,一道闪电从云缝中裂开,要下雨了。

这个城市的灰尘与肮脏,在今夜的这场暴雨中大面积的倾盆。

 

(06)

 

我们去好歌KTV唱歌。你唱《酒干倘卖无》,《水手》,《星星点灯》。每首歌里都有着悲凉的沧桑,命运多舛你把无奈的感觉唱的淋漓尽致,你的女友坐在沙发上深情的看你,眼中隐隐泪光。

“多年以后一场大雨惊醒沉睡的我,突然之间都市的霓虹都不再闪烁,天边有颗模糊的星光偷偷探出了头,是你的眼神依旧在远方为我在守候……”

我拿起桌上的啤酒,猛灌进嘴里,灼热喉管。

 

我把我写的第一本小说送给你,你爱不释手的翻来翻去的看,直夸封面漂亮,你比我都开心。那晚你载着我来到路边搭起帐篷的小餐馆,点了几个小菜要了几瓶啤酒,你借着酒意诉说这些年的痛苦,眼睛泛红。未了,你直接拿起啤酒瓶往嘴里灌,咕噜咕噜的喝掉一大半。

你说,生活的残酷让我变强很多,以我这种条件都能交到女朋友,真是老天眷顾,以后我会好好对她,好好生活。

 

那晚,我们喝酒喝到大半夜。哭着,笑着,像两个疯子歪歪扭扭走在街道上。

你呀,你好好继续写作呐。

你呀,可别像我一样活的糟糕。

你呀,别像我一样没有梦想。

我们憧憬着希望着盼望着,悲惨的生活别再折磨输不起的我们。

今夜的星星一点都不亮,明夜,会比现在更亮么?

 

(07)

 

现在的你幸福且美满,2010冬天你拥有了完美家庭。还记得婚礼上的你,脸上带有忙碌和喜悦。家里每个角落悬挂着彩色气球,蓝天上飞舞的彩纸,门前摆的红色大象拱门,无不显示喜庆氛围。你忙里忙外无暇顾及我,我坐在沙发上翻看结婚相册,你们的表情甜美到无以复加,我深深祝愿你们以后的生活能像你们的笑一样幸福下去。我把温馨的婚礼全部收录到了相机中然后复制给你。

你说,我真的没想到我可以拥有一个家,我在电话这头洋溢的笑你看不到,其实我比你都开心,你终于有人好好去爱了,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日光岛屿。

你妻子怀孕后,你担心妻子的身体便辞掉工作回家照顾她。我给你打电话才知道你在家的这段日子内会隔一两天出去打零工,挣极少的钱维持生活开销,攒着一些钱将来消费住院费用和孩子的奶粉钱。晚上八点半左右给你打手机无人接听,我就打到你家座机才知道你刚刚回来正在吃饭,我看看窗外的天空黑的一塌糊涂,浓稠的黑淹没我的视线,也压抑我的心。

 

有时候我就想命运真是一个很玄的东西,让你失去很多东西的同时又不忘记眷顾你,老天让你找到另一半然后又赐给你一对双胞胎,是对你这些年的一个补偿吗?

你被生活的齿轮磨砺的更强壮,没有放弃自己自甘堕落。法国的雨果说:“当命运递给我一个酸的柠檬时,让我们设法把它制造成甜的柠檬汁。”这些年走走停停,坎坎坷坷,终于把苦的柠檬渐渐变得甜腻。往后的路还长得很,我相信你会坚强的走完人生,命运没有抛弃你,也没有继续在你伤口上刺一刀,你看,它正在前方璀璨夺目呢。

 

不曾放弃,不曾气馁,不曾堕落,不曾大肆埋怨,你,张宗刚,是我生命里最好的朋友。你过着无声般的日子,在自己一方国度里潇洒的行走,演奏一首首清澈的旋律,只为泅渡过往时的灵魂。

 

(08)

 

走在干净的街上,暖暖的阳光砸在肩头,对面的音像店里传来五月天具有爆发力的嗓音。

他唱“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上一篇 VLOG#03 快闪
下一篇 再见,旧时光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