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未见雪,回首寒城又遇寒。

大雪未见雪,回首寒城又遇寒。

写于2018年大雪。 有人说,冬天就是白雪皑皑中明亮的阳光照射下来,钻进雪里清冽而又温暖。2018年的冬天依然是凛冽的风干冷的打在脸上,不知在哪一年开始雪的印记就已经从记忆里渐次消失了。早上六点半,黎明前的黑漆漆伴随着路边厂房里竖起来的根根烟囱笨重而单调的昭示着每天工业化的生活。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童年时光脚踩到雪里咯吱咯吱的触感了。前几天,偶尔翻看QQ空间,发现有几位朋友曾经在.. .

等待,寒城昨夜繁华尽。

等待,寒城昨夜繁华尽。

文/未见萤火虫寒城下的黑夜,没有城市中的繁华,没有热闹的街市,也没有踊跃的人群。只有冷清的胡同,胡同中一排排白杨树和瓦房竖立在在漆黑的夜晚当中。小黑猫和那盏路灯成为了主人公照暖心的期待。“在哪呢”,“送人呢”。“哦”。电话那头急喘吁吁的说,等忙完在给你回电话,这边逸寒刚要说什么,就听到电话嘟嘟的挂断声音。逸寒想那边肯定有急事,要不然不会那样匆匆的挂掉电话。逸寒心想那也好,来个惊喜也是不错的.. .